阅读内容

杰克逊非正常死亡案判决表详解

[日期:2013-10-01] 来源:MJJCN.com  作者:胡花生 [字体: ]

2013年10月1日 - 2009年4月19日,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突然醒来,站在床上叫到:“我说过整晚都睡不着!”

在回归演唱会排练筹备中杰克逊的失落,也是一代巨星死亡序曲的开始。在演唱会承办方AEG演出公司卷入的非正常死亡案中,被展示的电子邮件,照片和证词勾勒出情况的恶化。

谢丽琳·李(Cherilyn Lee),曾用静脉滴注维生素混合物的方式治疗杰克逊失眠长达两个月,坐在他的床边。“吓了我一跳。”李说,“他用圆圆的棕色眼睛盯着我,让我害怕。”

她作证,杰克逊提出需要一名注射手术麻醉剂异丙酚的麻醉师,因为他确信异丙酚是治疗失眠的唯一药物。

根据曾为杰克逊工作26年的艾伦·梅茨格医生(Dr. Allan Metzger)的证词,他前一天拜访杰克逊在洛杉矶的住所时,杰克逊也对他提出过同样请求。

梅茨格和李都说,他们曾拒绝并警告杰克逊在医院或诊所外进行静脉滴注麻醉剂的危险性。

杰克逊告诉李,医生们已经保证,只要他被合理监督,使用药品就是安全的。她作证,自己告诉杰克逊,任何在家给他异丙酚的医生关心的都不是他,而是钱。

65天后,杰克逊因异丙酚过量而死。康纳德·莫里医生(Dr. Conrad Murray)向调查人员坦白,两个月里他几乎夜夜给杰克逊注射助其睡眠。

致死杰克逊而被判过失杀人罪,已服刑两年的莫里,一个月后将被释放。

长达五个月的庭审迎来结案陈述,AEG演出公司是否因疏忽雇佣,留任或监督莫里,而导致杰克逊死亡,陪审团已作出决定。

责任

洛杉矶县法院法官伊薇特·帕拉宙洛斯(Yvette Palazuelos)之前告知陪审团,杰克逊的母亲和三个子女有责任证明情况“真实的可能性要大于不真实”。她解释,与刑事审判不同,他们无需提供证明来“排除一切合理质疑”。12名陪审成员中,无需全体通过,其中9人同意即可判定。

杰克逊家族律师争论,由于AEG演出公司高层聘用莫里作为杰克逊“就是这样”( This Is It)演唱会的私人医生,并且在雇佣,留任或监督中有疏忽,因此公司应承担杰克逊去世所带来的损失。

陪审团审议中,每位成员都有一份内含16个问题的判决表。前五个问题中任何否定的回答,将立刻结束审议和庭审。除此之外,陪审团成员还要决定AEG演出公司是否赔偿杰克逊家族,和赔偿数目的问题。

问题1

AEG演出公司是否聘用了莫里?(陪审团回答:)

演唱会主办方的律师指出,杰克逊选择并雇佣了莫里。莫里曾在拉斯维加斯为杰克逊和三个孩子治疗小病三年。律师说,AEG演出公司联合执行官保罗·贡加韦尔(Paul Gongaware)是在杰克逊的要求下开始商量聘用莫里。

莫里和AEG演出公司的最终合同,另附要求杰克逊签字的第三方签名档。莫里的合同写出,自2009年5月1日起生效。直到杰克逊去世前几天,莫里才收到合同。他签名并寄回,但杰克逊死后,公司高管没有再签名。证词显示,杰克逊和他的代理人,没人见过这份合同。

在缺乏签名合同的情况下,陪审团成员要根据多封电子邮件,来断定AEG演出公司是否商谈并聘用莫里。

作为杰克逊演唱会高级制作人,保罗·贡加韦尔在2009年5月6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每月以15万美金雇佣莫里作杰克逊的专职医生是“已经成交的买卖”。

2009年5月15日莫里给AEG演出公司的回信中说,他“已尽全力”帮助杰克逊。

杰克逊律师认定,在杰克逊去世11天前贡加韦尔发出的另一封电邮的证据更加清晰,AEG演出公司认为莫里受公司管理,而非杰克逊。“我们要提醒(莫里)是AEG,而非MJ,支付他的薪水。我们要提醒他公司对他的预期是什么。”AEG演出公司联合执行官写道。

问题2

莫里是不称职或无法胜任这份工作么?(陪审团回答:。结束,具体见:http://www.mjjasia.com/show.aspx?id=8050&cid=15

莫里主修心脏病介入治疗,负责在心脏病人的动脉里植入导管。验尸官在尸检报告里确认,杰克逊没有已知的心脏病。他的主要健康问题就是失眠,但莫里对此并无特别研究。

莫里用夜间滴注异丙酚的方法治疗杰克逊的失眠症。只有麻醉师,或在医生监督下的麻醉护士被准许使用该药品。过量药品致死歌手后,这种睡眠药物已广为世人所诟。

将病人麻醉后,莫里没有使用基本的监控设备,他的工作能力也因此受到怀疑。

杰克逊的律师们认为,莫里惨淡的经济状况,AEG演出公司支付的高昂月薪,相比他的烂医术,让他决定违反医生不伤害病人的道德底线。他唯恐失去工作,否则将债台高筑。

AEG演出公司反驳,莫里从未被指控玩忽职守,他有四个州的行医许可证。

问题3

AEG演出公司是否知道,或是否应该知道莫里不适合/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公司是否清楚他的不适合,无法胜任,会对他人造成危害?

杰克逊家族(The Jacksons)控诉AEG演出公司没有对莫里进行背景调查,无人了解莫里债台高筑,严重依赖于这份$15万月薪的工作。

洛杉矶的两位警探在作证中总结道,莫里的财务困局是他过失杀死杰克逊的根本动机。莫里面临失去自己拉斯维加斯房屋赎回权的危险,他欠了一百万美金债务,还要抚养很多小孩。警探透露,他们阅读劳动合同时起了疑心,合同标明,若演唱会推迟或取消,莫里会失去这份有利可图的工作。

杰克逊的律师认为,由于这份工作的敏感性,AEG演出公司要对莫里进行信誉调查。AEG演出公司的律师则认为,公司高管没有料到莫里财政危机影响了职业水准。

一位被杰克逊方聘用作为专业证人的音乐领域资深人士作证说,AEG演出公司与莫里的合同造成了极坏的利益冲突,使得莫里对公司心怀感激,并把杰克逊的利益放在最后。

“与橄榄球队队医不同,队医看到四分卫队员受伤,总结说队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但遭到球队反对。”曾掌管国会唱片公司(Capitol Records)的大卫·伯曼(David Berman)作证,“这是内在冲突。”

AEG演出公司律师辩解,避免医疗利益冲突是医生的责任,与演唱会主办方无关。

律师说,公司高管无法获悉莫里在杰克逊卧室中使用异丙酚治疗的危险性。他们请来很多曾为杰克逊工作的医生,还有杰克逊最小的弟弟兰迪作证,来试图说明这位流行偶像不为人知地对药物上瘾。

但杰克逊方召唤的两名证人却说,90年代他们在巡演中曾与杰克逊巡演管理人保罗·贡加韦尔,讨论过杰克逊滥用药品的倾向。

梅茨格医生证实,他和贡加韦尔讨论过杰克逊的失眠症。

杰克逊前妻黛比·罗(Debbie Rowe)指出,1997年杰克逊到访慕尼黑时,梅茨格曾趁演唱会间隙在酒店房间里安排麻醉师用异丙酚治疗杰克逊的失眠症,当时贡加韦尔是巡演管理人。

就AEG演出公司高管是否应该知道莫里使用危险药品治疗杰克逊失眠症的问题,陪审团要决定是否有足够多的证据来支持。

问题4

莫里对工作的不适合或不胜任是否对迈克尔·杰克逊和杰克逊家族原告产生危害?

若陪审团研究此问,说明他们对前三个问题回答肯定。陪审团在前一问中可能已经对莫里的不适合或不胜任作出判断,因此回答这道问题也许不会花太多时间。

根据验尸报告,在莫里的治疗下,杰克逊死于异丙酚过量。这个事实未在法庭引起争议,两年前莫里过失杀人案的证据如今被呈现在民事诉讼陪审团面前。

AEG演出公司宣扬杰克逊死亡带来的损失,但陪审团见证了更多原告的痛苦——他的母亲和三个孩子——丧子丧父的悲剧。

问题5

AEG演出公司疏忽雇佣,监督或留任莫里,能否被看做是造成迈克尔·杰克逊和杰克逊家族的悲剧的实质性原因?

根据报道,AEG演出公司的疏忽体现在高管对一系列警告的无视。杰克逊方律师说,很多迹象显示莫里危害杰克逊的健康,这些都应该引起公司的注意。

杰克逊的律师说,虽然六月中旬的警告证明杰克逊的日益虚弱,例如他忘记歌词,无法跳标志性舞步,出现幻听,自言自语,夏天排练却发冷等等,但是莫里仍旧为他治疗。

助理导演阿丽夫·山奇(Alif Sankey)作证,6月19日排练后,她在电话中冲导演肯尼·奥特加(Kenny Ortega)大叫,恳求他帮助杰克逊。“我不停地说,‘迈克尔要死了,他要死了,他正离我们而去,我们需要送他去医院’”山奇说,“‘请做点什么吧,求你了,求你了。’我一直说,我问他大家为什么从没见过我经历的场面,他说不知道。”

几日后,杰克逊辞世。

流行歌手的化妆师凯伦·菲(Karen Faye)作证说,杰克逊看起来“惊恐”,还自言自语,排练时重复说“同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演唱会会制作管理人John "Bugzee" Hougdahl隔日早晨向AEG演出公司总裁兰迪·菲利普斯(Randy Phillips)发电邮,“过去的八周里,我亲眼见证他变差的身体状况。他在4月份能做许多360度旋转动作,但现在他会摔跤。”Hougdahl写道,“他很没用,肯尼担心他会在舞台上尴尬,甚至更糟——受伤。虽然排练正在进行,但质疑却无处不在。”

同时,奥特加也在邮件中对菲利普斯发出警告,称杰克逊有“明显的偏执,焦虑迹象,有强迫症的行为。“我认为当前做好的选择就是马上找一位顶尖心理医生来检查。”

奥特加作证,就在公司移师伦敦准备开幕的十几天前,6月19日他 “认为我们应该停下”制作,但他又“因不想让迈克尔伤心而犹豫不决。”

菲利普斯既没有叫停排练,也没有找其他医生治疗杰克逊或替换莫里,而是要求莫里确保杰克逊出席排练。

与莫里会面后,菲利普斯在回复奥特加的邮件中说,他对莫里充满信心。“和他打交道越久,我就对他越尊敬。他是位极其成功的医生(我们调查了每个人),也不为这次演唱会的名利而来。他为人公正,品德好。”

AEG演出公司说,在6月23日和24日的排练中,杰克逊有了显著提高,排练被收录近“就是这样”纪录片中。6月25日中午,杰克逊与世长辞。

问题6—12

如果陪审团完成前五道题,那么他们就要决定AEG演出公司是否要为杰克逊死亡负责。接下来的八个问题将会决定,杰克逊母亲和子女所获经济损失赔偿和非经济损失赔偿的数额。

加利福尼亚法律保护杰克逊的继承人以失去收入为由提起诉讼。假如2009年6月25日杰克逊没有去世,他合理的预期收入是多少。杰克逊算是史上最伟大的艺人之一,因此可能会有巨大的赔偿金。

与之前许多媒体爆料相反的是,杰克逊家族从未索赔400亿美金。事实上,没有确定具体赔偿金额。法庭中,律师根据证词来讨论赔偿金额。

虽然AEG演出公司在极短的时间里卖出杰克逊50场演唱会的门票,公司高管也对杰克逊的赚钱能力十分看好,但公司律师却试图让陪审团相信杰克逊吸金力不足。一位专家作证,他认为杰克逊未来一分钱都挣不到。

埃里克·布里格斯(Eric Briggs)在法庭中说,缺乏睡眠的歌手离死亡很近,哪怕没有过量异丙酚。哈弗睡眠专家查尔斯·切斯勒(Dr. Charles Czeisler)认为,莫里向杰克逊滴注异丙酚使他丧失了必要的快速眼动睡眠阶段,除非停止用药,不然悲剧无法避免。专家说,药物破坏了重要的快速眼动睡眠循环,使脑部无法得到充分休息和恢复。

杰克逊方的律师对布里格斯的理论嗤之以鼻,认定AEG演出公司仍然要为最终死亡负责。

出于对身体状况和低迷票房的考虑,布里格斯对杰克逊完成另一场世界巡演的能力提出怀疑。他说那些“特别负面的标题,滥用药物和其它问题”使杰克逊得不到任何赞助或代言费。

杰克逊方律师聘用的专家相信,流行偶像完全能在未来几年的世界巡演中挣15亿。他的估算来自于AEG演出公司高层在杰克逊死前一年对巡演的规划。

杰克逊方的律师向陪审团提出建议,考虑到歌手完成巡演后进军电影业的可能性,希望陪审团能提高赔偿金额。杰克逊之子普林斯(Prince)和侄子塔基·杰克逊(Taj Jackson)都提到杰克逊迈入电影世界的计划。

陪审团同样要考虑杰克逊母亲和三个子女遭受的非经济损失。陪审团已经了解其女,15岁的帕丽斯·杰克逊(Paris Jackson),6月曾试图自杀。对杰克逊方律师布莱恩·帕尼什(Brian Panish)是否会提及帕丽斯情感问题,目前不得而知。讨论非经济损失时,律师会把她的自杀归咎于丧父之痛。

问题14-16

判决表的最后三个问题可能会消减陪审团计算出的赔偿金额。问题要求陪审团判定,如果有,导致迈克逊·杰克逊死亡的因素中,自己的疏忽所占的比例。

帕尼什公开承认,杰克逊也为死亡承担部分责任,但他并没有说到比例。陪审团还要写出杰克逊和AEG演出公司为死亡负责的百分比。演唱会主办方要赔偿的比例,与陪审团认定公司承担死亡责任的比例一致。

MJJCN.com独家编译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合作

(编译:胡花生   来源:MJJCN.com / CNN)

阅读:
录入:Keen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