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迈克尔·杰克逊的孩子们

[日期:2007-09-20] 来源:  作者:Keen [字体: ]

迈克尔·杰克逊的孩子们

走进他们的世界


他们戴着面具,在半夜逛街,还有一个神秘的保姆。那为什么很多见过他们的人却说他们看起来很正常?

========================================

注意:本文的部分信息或许并不真实,Jackson的发言人及其Jackson家族已经发布过一个声明进行驳斥。文章的主要问题出在说“Michael药物上瘾”方面。

家族声明原文: http://www.mjdb.cn/show.aspx?id=1484

论坛讨论: http://www.mjjcn.com/mjjcnforum/viewthread.php?tid=35772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父亲和孩子们的家庭外出了。在华盛顿特区,他们先花了40分钟游览史密森国家航天博物馆。“孩子们常常说‘酷’,要他们的爸爸注意一些东西,还向他问问题。”带他们参观的博物馆的副馆长Don Lopez说。接下来去的是美国国家印第安人博物馆,孩子们在那里跳了尤比克部落舞(甚至他们的父亲也跳了几下)。第二天早上去的是国家动物园,在那里他们匆匆看过了熊猫、大猩猩和老虎。“孩子们非常高兴,非常兴奋能够看到这些动物。”公园发言人John Gibbons说。他陪伴49岁的Jackson以及他三个那天没有带面具的孩子们在7月19日那天游览了两个小时。“我彻底震惊了,”Gibbons说,“他们看起来都很体谅很友善很正常。”

等一下——这是我们说的那个Michael Jackson吗?这有可能吗?他在没有孩子母亲陪伴的状况下的独自带大了三个孩子——10岁的儿子Prince、9岁的女儿Paris、以及5岁的Prince二世、小名叫做“Blanklet”(毯毯)——他们近乎拥有一个快乐,健康的童年所拥有的一切?流行音乐之王也是通俗生活之王?这是,毕竟,一个两次被控告猥亵男童的男人(第一次是1993年,原告以得到至少2000万美元的代价拒绝出庭指证;以及2005年的Jackson娈童案审讯,Jackson最后被宣告无罪)。此外,消息人士告诉《人物》杂志他们还相信Jackson病的很严重,因为他对处方药物上瘾。但是Jackson已经开始在马里兰州的圣迈克尔斯社区里看房子了,——在2005-06年散居爱尔兰、巴林、英国之后,他决定重新回美国安顿下来。好几个Jackson的内部人士、朋友和同事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都说他和他的孩子们远比想象中的生活得正常的多。

所有见过Jackson孩子们的人们都说,他们很聪明、行为端正、并且看起来很有教养。Prince和Paris的亲生母亲是Jackson的前妻Debbie Rowe;Blanket于2002年由代母所生——“我认为他们都拥有一个完全正常的生活,这正是Michael想要为他们争取的。” 拉斯维加斯的生意人Jack Wilshna说,他帮Jackson做个好几个项目。在爱尔兰西米斯郡,这个家庭在2006年住在那里,Jackson在制作他的新专辑,这个歌手每天早上都为孩子们做麦片粥。他还带他们出去看电影——没戴面具。“孩子们吃着爆米花,喝着碳酸饮料,就象正常的孩子们一样,”去年12月在爱尔兰穆林嘎,上映《圣诞老人3》的一个电影院的老板说。秋天,邓莱里的一家书店里,Jackson“仅仅是在做自己的事情,他的孩子们”——又没有戴面具的状况下——“跑来跑去的,并且说:‘爸爸,看这个,’或者扑向他,他也总是把他的注意转向他们。”Hughes & Hughes书店的的经理Bert Wright说。

在Prince和Pairs的生日派对上,“Michael全力以赴的为他的孩子做准备,他买了很多玩具、气球和大蛋糕,孩子们也表现得非常爱他。”一个两次活动都在场的人说。这个消息人士还说孩子们非常爱他们的父亲是因为他自己就像个孩子,唱歌,在旅行中东张西望,把什么都当做一场游戏。甚至是他的孩子经常出去戴的面纱和装饰面具,”观察者说也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孩子们觉得这只是和爸爸做的另外一个游戏。”

一位长时间合作的同事,最近和Jackson以及他的孩子呆了一段时间,回忆起Prince和Paris“总是跑进跑出的,Michael也很注意他们。”另一个不久前遇到Jackson的人说孩子们“玩的很快乐,在一起唱Beatles的歌曲。”但当他教孩子们礼仪的时候,合作人却说Jackson就很固执。在英格兰今年5月的一个派对上,当他们离开的时候,“Jackson务必要他所有的孩子走到每个人面前说说再见。”一个音乐制作人说。

但这,和那个2002年在酒店五楼的窗户外把Blanklet抱出去晃荡的人,是同一个人吗?在那个臭名昭著的记录片《与Michael Jackson一起生活》里笨拙的把一个瓶子塞到Blanklet的嘴里,把他的儿子昵称为Blanklet(毯毯)的人?对其他能够见识到他怎么带孩子的人来讲,Jackson的形象就像Ward Cleaver(电视肥皂剧《Leave It to Beaver》里的一个虚构角色,一个负责任的商人和父亲),只是样子不像。目前,Jackson的朋友和家庭成员和保姆Grace Rwaramba有矛盾。这个女人从前是制作公司办公室里的一个职员,现在她则照顾教育着这三个孩子。“她刚开始只是个淳朴的非裔女孩,现在却高高在上了。”一个Jackson长时间的合作人说。另外一个则表示:“Grace操纵着Michael的一切,她带来了伊斯兰国组织及其保镖,Grace现在是蜂后了。”

根据不少的消息人士称,Rwaramba正在阻止一些Jackson家族成员见到Jackson,以及阻止他们帮助Jackson减少他据说的对药物的依赖。Jermaine Jackson在7月21日对《人物》杂志表示,他担心着他弟弟的健康。2005年间为Jackson辩护的洛杉矶律师Tom Mesereau说:去年“Jackson家族曾有人接触过我,要我帮忙”去进行干涉,但他最终没有参与。一个与Jackson家族关系很近的消息人士确认说,Jackson家族2006年在拉斯维加斯确实试图进行一次干预,三个Jackson兄弟都在那里,妹妹Janet也在和他们通电话。“Michael被惹恼了,他说他没有用药上瘾。”一位家族的消息人士说。好几个被采访到的人也同意,因为Rwaramba,大部分家庭成员“与Michael的联系被切断了”。一位与Jackson家族很接近的消息人士说,他还表示Jackson的弟弟Randy很担心Jackson会象Anna Nicole Smith那样死去(Anna Nicole Smith,美国女演员,因用药过量于2007年2月8日暴亡于酒店房间)。

通过他的发言人Raymone Bain,Jackson表示他并没有对药物上瘾或存在健康问题。Bain还表示Jackson对他自己的生活全权负责。“现在Michael正在东海岸看房子,在假期里过的很快乐。”Bain七月还告诉《人物》杂志,“他天天和人通电话,他非常忙碌和活跃”。Jesse Jackson牧师,一个Jackson长时间的朋友和顾问,也补充说:“我七月里一直和他在一起,他很健康、有活力、很快乐。审讯的压力曾让他虚弱到一定的程度,不过现在他都恢复过来了。”

Jackson的其它问题也有可能影响到他的孩子们的生活。在2006年,他以他价值至少10亿美元的歌曲版权目录(其中包括超过200首Beatles的歌曲)作抵押,签署了一个3.3亿美元的再融资协议,把他自己从拖欠其它债务和失去的Neverland的问题上解救出来。这片2700英亩的农场自从2005年审讯后就一直没被使用过。如今Jackson流水般的开销还在继续着,消息人士说道,口气听起来他至少1个月要用100万美元去支付他奢华的生活。Jackson需要为他拥有的那部分版权目录再融资了,或者最不大可能的就是,回到舞台上去。去年,Jackson曾经考虑过一个拉斯维加斯驻唱的项目,但他最终并没有那样做。

除了他们父亲的财政问题,孩子们出门经常带的面纱或面具也是另一个问题——这样难道不是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吗?“把孩子们都穿成那样,主要原因是为了让他们吸引到和Michael相当的注意力,”一个Jackson家族的内线、《Michael Jackson:面具后的人》一书的合著者Stacy Brown说,他的观点得到了很多了解Jackson的人的赞同。问题更大的是:“面具会让孩子们觉得他们需要对人群保持警惕。”在南加州大学主攻青春期发育的社工Dorian Traube博士表示,“他们最后会觉得他们自己有问题,(带面具的话)别人就看不到他们了。”还有就是,这样频繁的旅行对孩子们来讲是不是太多了?自从2005年离开Neverland开始,Jackson开始在全球转悠,已经至少在3个大洲呆过了。“孩子们搬来搬去的,他们不可能有什么玩伴。”一个跟Jackson家族很亲密的消息人士说到。

但是即使是这个消息人士也承认,孩子们至今为止看起来都非常的好。“他们那么的聪明,简直难以置信。Prince是一个欢闹的小男孩。Paris是一个真正的喜欢女孩子东西的小女孩。”Stacy Brown自称并非是“Jackson的支持者”,但他说道:“我不敢相信他该拥有这些孩子,我为他们担心。但他们看起来却很正常,Grace的确是爱他们的。”

或许,每个家庭都不同,但仍旧看起来,是一个家。“我喜欢他的孩子是因为他们并非像有特权的孩子。”Jamie Foster Brown,一位陪着Jackson以及他的孩子们今年三月到日本旅行的记者说。“他们非常诚恳、友善、调皮,他们也喜欢开爸爸的玩笑。如果Michael说‘Blanklet,不要这样做。’Blanklet会说,‘好吧,我不会了。’然后再做一次去逗他爸爸。他们和他相处的很好,他把孩子们带的很好。

========================================



Jackson神秘的保姆

她最开始只是一个为Michael Jackson制作公司填保险单的文秘。但内部人士说:40岁的Grace Rwaramba现在却是对他生活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她是个权力中间人。”一位长期合作人说道,“Michael把她从办公室里带出来,让她成了孩子们的保姆。现在她是对他最亲近的人之一。”根据消息人士称,Rwaramba对的Jackson财务决定负责,安排他的保安工作,并在家里教育他的孩子们。Rwaramba,来自卢旺达,于1995年与Stacey Myron adair结婚(2003年离婚),她有一个亚特兰大联合学院的商科学位,不知道她是否通过了照顾小孩子的资格审查。一切Jackson家族成员表示他们担心她影响他的太多了。“我们必须把她从他身边赶走,”Michael的哥哥Jermaine告诉《人物》说。但Jackson的发言人Raymone Bain却表示,Rwaramba过着一种非常私人的生活,什么也没做错。她由于和Jackson的工作关系和亲近Jackson而受到攻击。”

========================================



Debbie Rowe在哪里?

无论在Debbie Rowe身上发生了什么,这位皮肤科的护士都是Jackson 前两个孩子的母亲。Rowe,现年48岁,1996年和Jackson结婚,2000年正式离婚。一年后,她放弃了对孩子们的所有亲权,并表示:“Michael……没我也能做得同样好。”但在2004年,她申请了一个对Prince和Paris的临时监护权,告之法院她担心Jackson的娈童案可能会妨碍他养育孩子们(她的亲权接着就被法庭恢复了)。Rowe在法庭上作证说Jackson“是个好父亲”,在2006年他们达成了一个关于孩子们的秘密和解协议。消息人士称,当他们不在美国的时候,她和他们并没有联系,但最近她却可以不时探望孩子。Rowe,现在养马,住在加州的帕尔姆达尔,她的前律师Iris Joan Finsilver说:“她的生活好得不能再好了。”

========================================


杂志原件扫描:










(文/Alex Tresniowski 联合报道/Champ Clark与Frank Swertlow洛杉矶发稿,Drew Tewksbury和Monique Jessem伦敦发稿,Mark Gray拉斯维加斯发稿,Wendy Grossmen和Alexandra Rockey Fleming华盛顿特区发稿,Linda Marx迈阿密发稿,Tiffany McGee纽约发稿 翻译/Tara 版权所有/《人物》杂志 译文版权/MJJCN

阅读:
录入:2shy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