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03年杰克逊案件后首次访谈

[日期:2003-12-28] 来源:  作者: [字体: ]

Michael Jackson在“猥亵儿童案”(于2003年12月20日正式指控)后首次接受的电视采访在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CBS)著名记者Ed Bradley的“60分钟”节目中亮相。节目于美国东部时间12月28号星期日晚7点播出。采访录制时间是12月25日星期四晚,地点是在一间位于洛杉矶的酒店里。这位巨星当时被指控对一14岁以下儿童有不当行为。

其实Bradley在骚扰案发生前就一直联络Jackson想做一次采访,他甚至于今年二月份的时候还赶去了一趟Neverland,但由于Jackson对Martin Bashir记录片的怒气未消,并失去了作访谈节目的信心,所以当时该计划最终没能成行。不过现在Bradley终于得偿所愿。

(旁白:在流行音乐之王Michael Jackson的绝大部分人生中,公众一直对他非凡的音乐才华具有极大的好奇心;而最近几年,人们对他的行为产生了兴趣。两个星期前,他被正式指控猥亵一名曾是他朋友的13岁癌症男童,这也许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假设罪名成立,他将会被监禁20年。他现在已获保释且正在等候庭审。今晚,Michael Jackson将打破沉默,首次公开谈论他的被捕、原告以及针对他的指控。

圣诞夜,我们和Michael在洛杉矶的一家酒店里坐了下来。这里是他被圣芭芭拉当局正式指控几项猥亵罪和两项使用“兴奋药剂”(据报道为酒精饮料)后几个到访过的城市之一。)

Ed Bradley(以下简称EB):你对圣芭芭拉地方检察官指控你骚扰了那个男孩有什么反应?

Michael Jackson(以下简称MJ):完全是子乌虚有,我宁愿切掉我的手腕,也不会去伤害一个孩子,我绝不会伤害一个孩子,那完全是谎言,我感到极其愤怒。我绝不可能去干那样的事。

EB:那孩子你认识?

MJ:是的。

EB:你能说一下你和那孩子是什么关系吗?

MJ:我帮助过许多,许多,许多孩子,成千上万个孩子,身患癌症的孩子,患白血病的孩子,而他只是他们中的一个。

(旁白:Michael Jackson说控告他的人是他邀请到他在加州的2600亩的Neverland牧场玩的成千上万个孩子中的一个,他们在游乐场里玩,去参观他的动物园,看电影,玩电子游戏,享用他们喜爱的食物。Jackson说他第一次遇见那男孩是在一年前,然后决定要帮他一起战胜癌症。)

MJ:让我如实地告诉你,当我第一次看到他时,他由于化疗头发已经掉光了,头皮雪白雪白的,非常瘦,像是得了厌食症,没有眉毛和睫毛。而且他很虚弱,我不得不把他从房子里抱到游戏房,或者把他放在轮椅上,试着给他一个童年,一次生命。因为我们同病相怜,我小时候也没有过童年。你知道吗,所以,我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不是生病,而是没有一个童年。所以,我的心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我同样感到他们的病痛。

(旁白:Jackson说他试图在治疗过程中帮这孩子,他带着这孩子到处逛Neverland牧场,还带他去Jackson喜欢的地方。)

MJ:他从未爬过树,而我正好在Neverland里有这么一棵树,我称它为“灵感树”,因为我喜欢爬到树上写歌,我在那上面写了许多歌,——所以,我说,“你一定要爬树,那是男孩时代应有的一部分,你一定要做。”然后,我扶着让他爬上去,当他在爬,爬上去时,我们坐在树枝上往下看,简直美极了,不可思议,他也喜欢那样。给他一次拥有生命的机会,你知道。因为他被告知他不久就要离开这世界了。他们告诉了他,他们要他父母为他准备后事。那太糟糕了,我给他实施了个计划,我曾经帮很多孩子们那样做,我给他实施了个精神上的计划。

(旁白:那孩子相信Jackson的友好和要帮他战胜癌症的支持,在去年2月份一个英国记者的纪录片里,那孩子说他在Jackson家过了很多夜,还睡在他的卧室里。

Jackson原告Gavin(摘自英国纪录片):“有天晚上,我问他我能否留在他卧室里,然后他让我呆在他的卧室里,然后我说,‘Michael,你可以睡在床上,’而他说,‘不,不,你睡床吧。’然后他最后说,‘好吧,如果你爱我的话,你就睡在床上吧,’然后,‘哦,天哪。’最后我睡到了床上。”

这些话,再加上Jackson承认他和许多孩子们同床睡过的话,驱使洛杉矶儿童家庭服务部展开对Jackson的调查,他们质询了孩子和他的母亲,问他们Jackson是否性骚扰过孩子。根据该机构后来的一份文件表明,“孩子否认曾遭性虐待”,而“这项敏感案件的调查的结果也以‘疏忽和性虐待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而告终。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孩子的家人和Jackson的关系开始恶化,据这家人的亲戚说孩子的母亲怀疑Jackson让癌症还未康复的孩子服用酒精饮料。最终,她向地方检察官报告了此事,导致了检察官办公室和圣芭芭拉郡警察们的大规模调查。)

EB:当你被带往警察局,被铐上手铐,拍下罪犯登记照,你知道全世界都会看到,当时你脑子里有什么想法?

MJ:他们这样做是想贬损我,想让我名誉扫地,但是整个过程我都捱过来了,最后,我,我想让大家知道我很好,即使我受了些伤。


EB:他们逮捕你时有什么事发生吗?他们对你干了什么?

MJ:他们本该进来后,就验了下我的指纹,然后在整个过程中就像他们对待别的犯人一样对待我。但他们对我非常粗暴,我的肩膀脱臼了,可以说,我伤的很重。我一直都感到很痛,看这只手臂?我只能伸到这么高,这边也一样。

EB:这都是由于在警察局受的伤?

MJ:是的,是的,在警察局,他们对我干的一切——如果——如果你看到他们对我的手臂干的一切——他们所做的一切太过分了,现在还肿的很厉害。我不想说了,你会明白的,你会明白的。

EB:他们是怎么对你的?我是说,身体上,他们都干了点什么?

MJ:用手铐,他们把我的手紧紧得铐在背后。

EB:你的背后。

MJ:是的,他们还特意铐在了一个我背后的特殊位置上,他们知道那个位置会伤得到我,伤得到我的背。现在我动不了。我——我——我痛得晚上都难以入睡。我晚上睡不着。

(旁白: Jackson还补充道……)

MJ:当时,我想用卫生间。他们说,“没问题,就在那边那个角落。”我一进去,他们就锁上了门,把我在里面关了45分钟。里面尿渣粪渣满墙、满地、满天花板都是。臭得要命。然后有一个警察走过窗边,讽刺地问我,“味道怎么样啊?好闻吗?喜欢这种味道吗?还不错吧?”我就简单地回答道,“还行,还行。”然后我就坐在里面,静静等待。

EB:关了你45分钟?

MJ:是的,45分钟左右。然后一个警察过来说,“噢,你很快就可以出来了,你很快就可以出来了。”然后我又等了10-15分钟。他们是故意的。

(旁白:地方检察官Thomas Sneddon之前已经表态说Jackson在被警方监控的时候受到了公平地对待。他和圣芭芭拉郡治安官Jim Anderson都拒绝接受我们的采访。)

EB:当他们搜查Neverland的时候,你有什么样的感受?我的意思是,他们带着搜查令,他们想要找什么?他们想要拿走什么?

MJ:我的房间全毁了。我的雇员告诉我的。他们说,“Michael,别进你的卧室。”我的雇员们在电话上哭起来了,他们说,“如果你看到你房间什么样的话,你会哭的。”通向我的床的是一段楼梯。他们说,“你连楼梯都不要上,那房间完全废了。”80个警察去过那个房间,80个警察去过那个卧室!这真的太过火了。他们还用刀把我的床垫给撕得粉碎。把所有的东西都撕得粉碎。

EB:他们从Neverland拿走什么东西了吗?

MJ:我不清楚他们拿走了什么。他们从没给我一份清单。

EB:但你说他们毁坏了你的财物?

MJ: 是的,他们确实那样做了。他们把所有工作人员都锁在屋外,他们在屋子里为所欲为。他们滥用了职权,去了很多他们不该去的地方——比如我的办公室。他们的搜查令上没有许可他们去那些地方。他们完全是在滥用职权。房间被完全,完全的损毁了,我的雇员们告诉我的。我认为我不会想要看到它。我还没有准备好去看它。

EB: 那么,你还没回去过?

MJ:我回去过。但没有去我的卧室。我不会再在那里生活了。我只会走访Neverland。它现在只是一所房子,不再是一个家了。我只会偶尔去走访走访……现在什么时间了?我身上很疼痛。很疼。我过一会就要走了。是的,就这样吧。我身子感觉不好。

(旁白:Michael Jackson还是呆下来告诉了我们他为什么依然认为和孩子睡觉是恰当的原因,也对那指控方家庭作了一番抨击。这不是Michael Jackson第一次遭受性骚扰指控了。十年前,另外一个男童曾对他提起过猥亵指控,但Jackson并没有被起诉。在花数百万美元与控方家庭庭外和解后,那男童拒绝出庭作证。这次这个家庭不打算提起民事诉讼以要求金钱赔偿,但Michael Jackson并不买帐。)

MJ:贪婪乘虚而入。有些人——我不想指名,——完全被金钱利益所驱动。“看哪,是Michael Jackson。看看我们能怎么样?我们可以从他那儿搞到钱……”这就是真相。

EB:你帮他战胜了癌症……我现在所不能理解的是,——当然你说这是为了钱——,为什么他会倒戈说,“Michael Jackson性侵犯了我。” 这是否是真的?

MJ:因为父母可以操纵孩子们。他们觉得必须按照他们父母说的那样去做。但金钱是万恶之源。那是一个可爱的孩子。看到他这样,我不认为这是他的错。不是他的错。

EB:那么,你认为这不是他的错?那……

MJ:不是。

EB:……那是他父母的错?

MJ:是的。不是他的错。不是。我了解他的为人。

(旁白:Jackson说如果可能的话,他在1993年就不会和解那桩性骚扰指控。)

EB:当1993年类似的指控发出时,你也是清白的?

MJ:当然。

EB:那么——如果你是清白的,为什么你要付钱给他们,为什么你要保持沉默?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不上法庭,为你的名誉而战?我的意思是……

MJ:我不获准谈论这个……

(一个男声:我要打断你一下。)

EB:当然行。

(旁白Jackson的辩护律师Mark Geragos告诉我说,如果我想要答案,我得问他。)

MARK GERAGOS:我的意思是,回想10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那他真的被羞辱了。他被某些人验身、拍照。他被人羞辱了,因为他们用最可怕的方式验着他的私处,还进行拍摄。他被迫接受这样的你永远不能想象的侮辱。如果是我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会想,……如果钱能让这可怕的一切走开的话,那么……也许当时他就这样想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再去做猜测。

EB:但……结果是公众看到这样的事情上演了两次,而不是一次。这两个男孩在过去十年里走出来指控他性骚扰。而他则在公众面前说他喜欢和孩子们同床共枕。你觉得公众的感觉会是什么吗?他们会觉得,嘿,没准真有那么回事。这造成了很多的迷思。

MARK GERAGOS:是的,很多的迷思。但想要揭开迷思的那些人误导了真相。我理解人们的想法,“看,现在又有(受害)人站出来了。”但我,我认为,如果公平的话,大多数人会理解的。大多数人会明白这起案件不过是为了钱。

(旁白我们曾邀请原告的母亲向我们讲述她的故事,但是她拒绝了,而且没有授权任何人代表她讲话。)

EB:你并不喜欢去年2月英国记者的纪录片……

MJ:是的,我不喜欢。

EB:你,你在纪录片中说你和很多孩子同屋睡过。

MJ:是的。

EB:你说,我来引用一下你说的话,“为什么你不可以和他们同睡?和某个人一起睡觉是最能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MJ:是的。

EB:就像,就像我们今天坐在这里,你仍然认为和孩子们同睡是可以接受的吗?

MJ:当然,当然,为什么不呢?如果你想做恋童癖,如果你想做开膛手杰克,如果你想做谋杀犯,那当然不是个好主意,而我不是那种人。人们是这样教育我们的,而我没有和那孩子一起睡在床上,即使我和他睡在一起也没问题。我睡在地板上,我把床留给了那孩子。

EB:但考虑到你经历的……

MJ:什么?

EB:考虑到那些指控,那些旁敲侧击——为什么你还要把自己放在这样一个位置上,让这种事情再度发生呢?

MJ:噢,我一直很警惕。但我永远不会停止去帮助和关爱他人,就像耶稣说过的那样。他说,“继续去爱,永远去爱。记着孩子们。学习孩子们。”不是学习幼稚,而是学习纯真。

(旁白:这也许听上去很天真,但Jackson的律师Mark Geragos说他们采取过预防措施)

MARK GERAGOS: 在2月7日到3月10日这段时间里,无论何时Michael和他们在一起,总有第三方的人在旁。一直。

EB:那么那些关于灌酒的指控呢?说是为了让这个孩子喝醉了后更顺服?

MARK GERAGOS: 可笑!我的意思是,这一看就太可笑了。牧场里随时都有超过100名员工在,到处都有全天候的保安。到处都有人在,一周7天,每天24小时。他们都被指示要保证没人会那样做。那些孩子根本没有靠近过酒精。

EB:你是个父亲了,你有三个孩子。

MJ:是的。

EB:你会允许你的孩子们和一个成年人同睡一床吗?那人不是你的亲戚,或者说同睡一屋?

MJ:当然,如果我了解那个人,信任他,爱他的话。我小时候曾和许多那样的人一起睡过。

EB:你作为一个父亲,会让你的孩子们和一个受到和你同样指控的人一起睡觉吗?你会那样做吗?

MJ:某一个人……

EB:如果你了解这个人,他受到同样……

MJ:我没有……

EB:像那样的指控……

MJ:埃德,我很清楚你的意思。

EB:和针对你的一样……你会让你的孩子们……

MJ:我的孩子们?

EB:……睡在那个人的房间内?

MJ:嗯,如果我个人了解那个人,因为我知道那些媒体,那些人会扭曲事实,如果我个人了解那个人的话,我当然会,当然,我觉得这没什么问题。

EB:你知道其他很多人会怎么看吗?我意思是你知道吗?

MJ:什么怎么看?

EB:你和孩子们同睡的事……

MJ:你知道为什么吗?人们会想到性,他们会想到性,但我的脑子里没有那种想法,当我看到孩子们时,我看到了上帝的脸庞,那是我为什么喜欢孩子的原因。那是我所看到的。

EB:你还知道一些其他和你一样年龄,45岁的男人和孩子们同睡一屋的吗?

MJ:当然,但不是为了性,不,那是不对的。

EB:好吧,让我,让我来说说吧,依我的观点,我的经验来看,我不认识任何一个已经45岁且不是孩子们亲戚的却和他们同睡一屋的男人。

MJ:嗯,和他们一起睡有什么不妥呢?我没有说我睡在床上,即使我真的是睡在床上,好吧,我不会对一个孩子有性方面的要求。那不是我心里想的,我绝不会那样做,那不是Michael Jackson。对不起,那是其他人。

EB:那么这件事对你的事业有什么影响?

MJ:对我的事业有什么影响?

EB:对你的事业有什么影响?

MJ:指什么方面?

EB:是如何影响你的事业的……你知道……

MJ:……我的专辑……

EB:巡演,唱片销售……

MJ:……唱片在世界各地都是第一名,世界各地,美国是个例外,因为我,我不想说那么多的理由。

EB:但是在美国你没拿到冠军?

MJ:那是个阴谋,是的,我觉得厌倦了。

(旁白在Michael Jackson的律师结束这次采访前,我们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

EB:Michael,你要对你的歌迷们,在这段时间内一直支持你的歌迷们说些什么呢?而今天,他们当中可能也有问题要问你?你要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MJ:嗯,我想对他们说我非常爱他们,而我,我——他们得知了我的事,知道了我发生的一切。但是如果你想真正了解我,有一首我写的歌,这是我写的最真实的一首歌。这是我写过的最能讲述我自己的一首歌,它就是“Childhood”(童年),他们应该去听听那首歌。那首歌他们真的应该要听,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世界各地的歌迷,我真心的爱你们,我是说真的,真的,我非常爱你们,全世界的歌迷。

(迈克尔·杰克逊中国网 by Chan/Keen/Little-Susie 2003年12月28日)

阅读:
录入: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