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2001年TV Guide采访

[日期:2005-04-28] 来源:  作者: [字体: ]

迈克尔·杰克逊一直在努力赢回“流行音乐之王”的头衔。当你已经在这个圈子里干了35年,而且其中大多数时间都作为这个圈子中的一个传奇而存在的话,你就知道怎么找到门道。至少迈克尔·杰克逊做到了。

“流行音乐之王”每走一步都不简单,当他出现在贝弗利山豪华酒店的时候亦不例外。他迟到了2个小时。先进来的是他的保镖,他们做了一系列的安全检查,包括窗帘后面、壁橱里和浴室。然后保镖们把灯调暗。但门终于敞开的时候,进来的不是迈克尔,而是两个冲进来的小孩子:Prince,4岁,他的深色头发漂成了金色;而3岁的Paris,肩上跳动着褐色的卷发。最后,他们的父亲出现了。

他的样子一如既往:他雕塑般的脸颊,一双鹿一般眼睛,他像平时一样以那种独一无二的眼神凝视着我们。他很瘦,穿着一件蓝色的军式衬衣,招牌式的短黑色裤子配白色的袜子。然后是他的鼻子--今天,在他那著名的鼻子上,贴着一块医用绷带。

“是止痛贴,”他解释说,声音很轻但非常自然,“因为过敏了。”

他的孩子们就在他脚边的地板上玩耍,而他则礼貌地以一种迷人的独有姿态谈起他的生活。他是一个对媒体压力既感气愤又能够自我解嘲的人,这也许是迈克尔最令人惊讶的地方。有个时候,当想到在演唱会上女孩子们在他面前晕倒的情景,他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

当然,他又有些忧心忡忡。43岁了,他正处于他事业的交叉路口上,正在努力使自己从80年代的偶像转变成为当代流行世界的统治者。他回归的第一步就是最近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两场演唱会,这是他12年来在美国的第一次公开表演。这场演出被录制成长达2个小时的电视特别节目“迈克尔·杰克逊:独唱生涯30周年庆典”于东部时间11月13日晚9点在CBS播出。现在他正在焦急地等待他的最新专辑《万夫莫敌》(Invincible)的反应(至截稿止,首支单曲“You Rock My World”已登上Billboard热门歌曲榜的第10名。该曲的音乐录影也在MTV台反复播放);此外,他还自己谱写制作了一首和“We Are The World”相似的作品“What More Can I Give”,这首歌已成为献给“911”事件受害者们的公益歌曲。他还会在明年夏天上映的电影《黑超特警队2》(Men in Black 2)中客串一把。

最后,是一个作为父亲的迈克尔,他和他孩子之间的深厚感情和他自己的童年给我们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

TVG:这个电视特辑庆贺了你漫长的职业生涯。你还记得你第一次登台的情景吗?

MJ: 我5岁的时候。那是学校的一次公开演出。我们得穿上白衬衣和短裤。我记得当时他们宣布说:“现在小迈克尔要为大家演唱一曲“Climb Every Mountain”。我得到了最热烈的掌声。当我回到座位上时,我的祖父和妈妈都哭了。他们说:“(我们)简直不敢相信你唱得这么好!”这是我记忆中的第一次。

TVG:对你来说做电视节目很不寻常啊。

MJ:我已经回掉了很多,因为我不喜欢上电视,我觉得尴尬。若我做了一场表演的话,要到一两年后我才会去看它,因为我总会对一些东西感到失望。

TVG:那场演出囊括了许多的大牌明星,一定不会让人感到失望的

MJ:第二场还好,第一场很糟糕,因为技术上的原因,有很多次演出被打断中止,而每个歌手之间的表演也有很多冷场,很困难。观众们一直在等啊等啊等。

TVG:当你在舞台上起舞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

MJ:我是节奏的奴隶,一块调色板,任意而为。你必须如此,因为如果你在此刻思考的话,那你就死了。表演不是思考,而是感觉。

TVG:舞步是你自己设计的吗?

MJ:有些舞步是我和兄弟们一起设计的。但当我一个人的时候,一切都是即兴的。没有什么是计划中的。现在所有的舞蹈学校都在教孩子们一些套路,这是完全错误的。

TVG:你认为目前的流行组合,例如N'Sync怎样?他们是在模仿你吗?

MJ:我认为他们是非常棒的歌手。我非常了解他们,我们每隔一阵子就会凑在一起有说有笑。他们在模仿(我)没有关系啊,这其实是一种赞美。每个人起步的时候总会把某些人尊为自己的楷模。对我来说就是James Brown、Sammy Davis Jr.、Jackie Wilson、Fred Astaire、Gene Kelly。

TVG:这次的特别嘉宾竟然是马龙·白兰度,你是怎样邀请到他的?

MJ:白兰度是我的好朋友,我认识他有20年了。他经常光顾我家,喜欢和我的孩子们玩,而我就和他的孙子们一起玩。我们还喜欢一起看电影。

TVG:此外你还喜欢和谁一起消遣?

MJ:伊丽莎白(泰勒)、白兰度、Gregory Peck,他们都是我非常亲密的朋友。他们有的比我大很多,有的比我小很多。我从没真正和我一样年龄段的人们交流过。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的一生都在俱乐部里度过,从5岁时起,我就在那儿看人们喝酒、打架,这都是如此令人厌恶。现在当有人对我说:“嘿,我们去俱乐部玩吧!”我会说:“没门。”如果我去了,那对我来说就不会再是个派对,而是数不清的签名和合影。

TVG:关于演唱会后你在Tavern on the Green饭店举行的派对上发生的事的传言,是真的吗?

MJ:那时的情况更糟,我不能呼吸,因为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

TVG:你晕倒了吗?

MJ:那是谣言,危言耸听,凭空捏造的。和通常一样,他们喜欢这样写我。

TVG: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MJ:什么也没有。我没有晕倒,甚至连一点要晕倒的迹象也没有。长久以来,他们就爱这么干,真讨厌(转头看着Paris,她正围着咖啡桌又蹦又跳。他温柔地对她说道:Paris,别吵,不……别撞桌子。正在录音呢!)

TVG:Liza Minnelli也参加了其中的一场演唱会,你们俩看起来很亲密啊。

MJ:我每周都和Liza通电话。我们是从同一个星球上来的,伊丽莎白也是。

TVG:那是个什么样的星球?

MJ:那是个叫做Capricious Anomaly(反复无常之所)的星海之地。(笑)哎呀,我叫不出名字,我想是在我们的太阳系以外。但这是真的,不那么容易被接受。那些童星出身的人们总有很多共同点。你很可爱,人们就爱你;你尴尬地长大后,人们就不再接受你了。很少人可以转变成为成人明星,而大多数人都自暴自弃了。这令人非常的难过。

TVG:那你是怎样避免自暴自弃的?

MJ:我想是因为信仰。

TVG:你还是一名耶和华见证教的信徒吗?

MJ:是的。你知道,我们所谓的先驱传教,每个月要做90个小时。我无法做到那么多,因为我很忙。你得挨家挨户地去。我会穿上一件肥肥的外套,大大的眼镜,假胡子,大龅牙,还有如一个非洲式的假发。然后我会去敲门说我们是耶和华见证教的信徒。

TVG:这次的特刊节目是伴随着你的第七张个人专辑《万夫莫敌》(Invincible)一起推出的。这算是你的回归吗?

MJ:我不把它看作是回归,我只是每四年发行一张专辑,这得有个创作期。

TVG:这张专辑中有说唱明星Will Smith和Jay-Z的客串。很难想象你和Jay-Z一起工作,他的形象可比你粗暴多了。

MJ:他很可爱。你可能什么时候听说过一些关于这些说唱歌手所做的疯狂的事情,但那很难让人相信。我看见的他们总是很友好,完全是绅士。

TVG:专辑的第一首歌“Unbreakable”是想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MJ:(我是)无敌的。我经历了一切,你不能伤害我。你将我打倒,我会还击(转向Prince,他把咖啡桌上的柠檬水弄得丁当作响)。看看你弄的噪音。你应该乖乖的,安静点儿。

TVG:你以古怪而著名,是为了引人注目吗?
 
MJ:(害羞地笑了)那就得看你所说的是哪种古怪了。

TVG:人们叫你怪人杰克(Wacko Jacko)

MJ:但那一点都不好听!他们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妒忌,我并没有做什么。我只是去了医院和孤儿院而已。我们带去大袋大袋的玩具。我为此花了成千上万的美元,这有什么怪的吗?

TVG:因为在媒体中你被那样地描绘,所以人们就会想知道:“他真的那么怪吗?”

MJ:(被激怒了)我接受过Oprah的采访。我接受过Diane Sawyer的采访。(人们)都看见我了,(而媒体)则完全是妒忌。这只是我不得不对付的事情之一。

TVG:那你是怎么对付它的?

MJ:我把它转变为实际的能量。我将它写在歌曲中,融入舞蹈里;它就在我的行动上,我脸上的表情中,成为我的一部分,我创作的一部分。我努力不让它影响到我,因为如果你不这样,你就会发疯的。

TVG:你首支单曲“Your Rock My World”的音乐录影实际是一部15分钟的小电影。你是怎么想到匪帮这个主题的?

MJ:我不知道,念头总是一下子跳出来的--在古巴,炎炎夏日的夜晚,在一个由这帮痞子们经营的俱乐部里。我只是希望MTV台可以播放长篇的版本。我根本就不喜欢短的版本,它不够味道。

TVG:在这支录影的制作中你参与了多少?

MJ:当人们提起迈克尔·杰克逊的时候,总认为他只是个娱乐人物,而不考虑我能写歌的事实。我并不是在吹牛,但我的确写了不少,还导演了许多的录影。我并不认为年轻的歌手们精通这些东西,但我想我可以对他们有所启发。

TVG:当你在制作这个录影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想:“我要做一个和‘Thriller’一样棒的录影!”

MJ:不,因为我知道我没有那个时间,接下来的几支会更好些。

TVG:你让你的孩子们看MTV吗?

MJ:到了特定的年龄时我会的,但现在不,怎么也得等他们十五六岁吧。

TVG:那你看电视吗?

MJ:我爱PBS,Discovery(探索)频道,Simpson(辛普森)家族。我还喜欢“芝麻街”,我能看上几小时。但我最喜欢的节目是“Malcolm in the Middle”(马尔科姆一家)。它让我想起那么多(我和我兄弟)小时候的事情。

TVG:你喜欢里面的哪个角色?

MJ:Malcolm,主要是因为他努力想融入社会,但他不能就像E.T.或者班比一样。他无法适应他人的概念。我常常有那种感觉,一旦离开了舞台,我就感到不自在,就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一样。

TVG:你的哪个孩子最像你?

MJ:两个都像,但在不同的方面。Prince喜欢捉弄人,以至有时你想扯扯他的头发。我以前总是喜欢捉弄我的姐妹。

TVG:那Paris呢?

MJ:她是个很坚强的孩子。

TVG:他们的母亲,Debbie Rowe呢?(一名前护士,她和杰克逊的婚姻从1996年延续至1999年,1994年至1996年间杰克逊和他的第一个妻子Lisa Marie Presley在一起。)

MJ:我听说她过得不错,她挺好的,Paris就像Debbie一样坚强。

TVG:关于你的财务状况,有谣言说你破产了,所以你的演唱会门票要定高价。

MJ:那是小报垃圾,他们胡编乱造的,他们在为了销量而找些东西来说。

TVG:在现在的世界形式下,你肯定很关心孩子。当(911)恐怖袭击发生的时候你就在纽
约,对吧?

MJ:是的,我接到越洋电话说美国被袭击了。我说:“你们在说些什么啊?”他们说:“快看新闻。”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一切。然后我从走廊里高叫着跑下去:“每个人,快,起来!我们得离开这儿!”然后所有人都穿好衣服,我们钻进车,离开了纽约。

TVG:本次袭击促使你谱写和制作了一首全明星录制的歌“What More Can I Give”以支援受害者(预定参与表演的明星包括Reba McEntire、 Celine Dion、Bozy II Men, Mariah Carey、Ricky Martin、Gloria Estefan、Usher等)。

MJ:我痛恨这如此恶劣的袭击。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电视新闻里播放了太多遍的缘故,我们的感受是从害怕到憎恨到愤怒再到复仇,而我想媒体对此有很大干系。

TVG:我们听说你正计划和布什总统谈有关这首歌和它的受益问题。

MJ:我和老布什谈过,我们很快将和总统通电话。他们说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还说我是个国际英雄。

TVG:看起来你的使命就是帮助他人。

MJ:是的,我总是这样做的。有趣的是,由于此次恐怖袭击,每个人都在努力重编和找这种题材的歌。我在表演生涯中一直都这样做的:“Heal The World”、“We Are The World”、“Will You Be There”、“Man In The Mirror”;还有关于我们星球的“Earth Song”。除了我没有人在这样做,因为这是我心之所在,我在意。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有个“儿童节”--以此能加强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间的联系。

TVG:你的孩子到哪里都跟着你吗?

MJ:我去哪儿他们去哪儿。

TVG:当他们开始上学,就不能这样到处旅行了,那会怎么样呢?

MJ:我会在Neverland建一个电脑学校,让他们和其他的孩子一起。

TVG:这么说他们可以在网上上学了?

MJ:是的,试问他们怎么能走入社会呢?他是Prince Michael Jackson,她是ParisKatherine Michael Jackson,那实在太困难了!

TVG:为什么你认为你对孩子们会有这样的影响力呢?

MJ:我会详细告诉你这是怎么来的,因为我没有童年。当他们痛苦的时候,我能感到他们的痛苦。而当他们绝望的时候,我能感到他们的绝望。我非常地关注这种情况以及当今我们孩子们的状况。如果有一天孩子们可以和父母们相处紧密的话,那就会很不同了。如果我可以有一天的时间和我的父亲相处的话,那么我们今天的关系就会有所不同了--哪怕一天。

TVG:你和你父亲的关系如何?

MJ:现在好了很多了,他变得更好相处了。这是他有孙子后发生的变化,他现在有30多个孙子啦。

TVG:你父亲认为你的演出怎么样?他参加了吗?

MJ:他参加了。但对于我父亲来说,如果他觉得你的演出还做得不错的话,他就会说,“还不错。”他不会说:“啊,你干得太棒了。”我想他不懂得如何表达感情(迈克尔看着Prince,他把一个橡胶球粘在他的鼻子上满屋子地爬,嘴里一边咔咔作响,一边戳戳一些记者的脸颊)

MJ:(温柔地)Prince,嘘,你答应过我你会安安静静的,记得吗?

TVG:你还想在你的事业生涯中作些什么呢?

MJ:我热爱电影,我会做更多的导演和表演,我觉得世界上最有力的艺术表达方式就是电影。我想和Liza Minnelli演部电影,我们正在计划。影片内容是关于两个努力奋斗想要出人头地的艺人的故事;但他们到处被人拒绝,里面会有最棒的舞蹈,我不是在开玩笑。因为我看得到,我在这里感觉得到(他指着他的心,与此同时,Prince步履蹒跚地穿过房间,坐在他父亲脚边。Paris爬上Jackson的膝盖,蜷着身子坐在那里,而他则抚摸着她的头发)

TVG:迈克尔·杰克逊当父亲了,这是我们所没有见过的一个形象,你是个好父亲吗?

MJ:我尽了我的全力。我努力带给他们许多乐趣。有一年我穿成一个小丑的样子,带着整套行头--假鼻子,油彩,然后我给他们发糖果和曲奇饼干。

Prince:(微笑着)还有冰淇淋。

MJ:还有冰淇淋!

——————————————————完—————————————————

阅读:
录入: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