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杰克逊接受《Vibe》采访

[日期:2005-06-24] 来源:  作者: [字体: ]

她提及她曾在黛安娜•罗斯的特别节目中遇到迈克尔的事,那时她33岁。她一直是《Soul》杂志的撰稿人并且始终以客座作家的身份和这个杂志保持联系直到这个杂志停刊。迈克尔的“世外桃源”占地2700英亩。琼斯说她曾受到迈克尔极其友善的七十多个作人员中一些人的致意。他们帮助“流行乐之王”管理着复杂的事务并且接待每年一批批的参观者,他们当中大多是身怀绝症的孩子。迈克尔穿着黑色休闲裤,白袜子,黑色拖鞋和一件质地柔软地黄色衬衫和琼斯热情地打招呼并拥抱了她。他礼貌地致以歉意,因为他要和他的五岁的儿子——王子和3岁的女儿说会儿话。他们刚刚散步回来正在兴奋的谈论他们的一天。在迈克尔去陪他的孩子的时候,琼斯趁天还没全黑,大略参观了一下“世外桃源”。她发现了娱乐园,游戏场,火车站,拱廊,动物园,游泳池,“Jacuzzi”冲浪浴,碰碰车蓬,还有特别的区域里面有动物可以自由地漫步。这些动物有:印度豹,一匹小马驹,一只鹦鹉,几只鹿和一匹骆驼(那只猴子去哪儿了?)过了四十五分钟,迈克尔准备好接受采访了。琼斯把她在《SOUL》杂志的旧照片给迈克尔看,他边看边笑。他问琼斯是否还记得以前的采访。(那时,他不肯直接和她对话。他让她和珍妮特说然后珍妮特再把话传给他,然后迈克尔再告诉珍妮特怎么对琼斯说--这是因为他那时拒绝和任何记者谈话。)他这样解释道,“我当时感到害怕,我觉得如果我妹妹在这的话,记者会对我宽容点。”迈克尔总是活泼灵动的,往往不到一秒的时间内他便由轻语转为尖细的笑声。他唯一拒绝提及的事是他的整容手术。他说,“这是个愚蠢的问题,这也是我多年没有接受采访的原因之一。”琼斯接着又问到他的经济状况,他将这个话题一笔带过:“我将它处理的很好。”那当然了,他拥有Sony/ATV出版业的一半产业。每当有人表演ATV版权里的歌曲他都能得到一半演出费。年届43,迈克尔携《Invincible》杀回歌坛并且一度成为Billboard前200名排行的榜首。他在麦迪逊花园广场的表演也是CBS有史以来收视率最高的音乐特别节目。琼斯补充道,无论迈克尔的生活中有何变故--他始终保持 着一颗关爱,好奇和敏感的心。 

在音乐的路上走过了30余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化之余,迈克尔·杰克逊还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迷,就像一个遥远的梦中人,总想清清楚楚的看清他的面容,却总是隔着一层朦胧的面纱,近在咫尺又远在天崖。当他在音乐中忘情时,摇摆着他的手和头,漂亮利落的踢出它的腿,笑着喊着欢呼着“Whooooooooo!”那是最美好的时刻,很幽雅。 



VIBE杂志(以下简称V)(你的音乐产品的)销量和像N'SYNC(超级男孩)和布兰妮之类的年轻人比怎么样?他们大约都是在你事业顶峰时刚刚出生的。 

迈克尔(以下简称MJ):我的情况是不多见的,我在69和70年就有了排名第一的唱片而在2001年仍然能够进入排行拿到第一,我不认为其他艺人有这么长跨度(的辉煌)。这是一项极大的荣耀,我非常开心。我不知道还 能说些什么,我很高兴人们能接受我的作品。

V:你觉得现在R&B音乐的情况如何?

MJ:我不对音乐进行分类,音乐就是音乐。人们把R&B变成了Rock 'n' Roll(摇滚)。但那始终都是由法茨•道明纽(Fats Domino)到理特•理查德(Little Richard)到查克•拜瑞(Chuck Berry)一路传下来的。我们怎能妄加区别呢?它就是它——美妙的音乐。 

V:你觉得HIP HOP音乐怎么样?

MJ:我非常喜欢,非常喜欢。我喜欢这种音乐。我不太喜欢那里面的舞蹈,看上去他们好像在做健美操。
 
V:你怎么想起让比吉•斯茂斯(Biggie Smalls)在“Unbreakable”里说唱的?

MJ:事实上那不是我的想法,是罗德尼•杰金(Rodney Jerkin),一位参与专辑制作的词/曲作家的主意。我曾想 要将歌里加一段RAP,然后他说道,“我知道一个最佳人选-比吉。”他把比吉的Rap放进去,效果很完美。

V:你为什么会选择Jay-Z做第一支单曲YRMW的重新混音?

MJ:他是HIP音乐家,新生的事物,而且相当收现在的年青人欢迎。他击打着流行文化的神经,我这么做是很有道理的。

V:你对自己满意吗?

MJ:我从来都是对任何事都不满意,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这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

V:现在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再回想一下以前的样子,有没有说过:“我喜欢这个样子,或是我喜欢这个发型……”?
 
MJ:没有,我对自己从来都不满意,我试着不照镜子。
 
V:作为Jay-Z的嘉宾出席“New York’Hot 97 Summer Jam”演唱会,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

MJ:我只是现一下身,和他拥抱一下,观众的掌声如雷鸣般,非常非常好的一种欢迎方式,对此我感到很高兴,那是一种很伟大的感觉——爱,就是爱。
 
V:讨厌看到有些人对你的模仿吗,比如Usher,Sisqo,Ginuwnine,甚至Destiny’s Child?

MJ:对此我一点都不介意,这是一批听着我的音乐长大的艺人,当你在成长过程中听你崇拜的人的音乐时,你就想努力变成他们的化身,你想看起来像他们一样,穿的像他们一样,小时候我是James Brown,是Sammy Davis Jr.……因此我明白这些,这是一种致意。
 
V:你在录制《Thriller》和《Off The Wall》时,你知道这是在创造一种永恒的流行吗?
 
MJ:是的,这不是自大,而是事实,因为当我听这些歌时就知道这是一些了不起的作品,旋律优美动听,动感十足。 

V:有没有感到现在黑人歌手比以前容易得到人们的承认?

MJ:我想从一开始,人们就很欣赏黑人音乐——如果你想回到黑人的精神时代。今天的市场只不过是接受这样的事实——那就是一种声音,从Britney到’N Sync,他们都做R&B风格的音乐,甚至Bee Gees的Barry Gibb也总是对我说(模仿英国口音):“嘿,我们做的是R &B。我对他说:“Barry,我没把它分类,但那确实是一种了不起的音乐。”我知道他来自于哪里,我爱伟大的音乐——他没有肤色之分,也没有界限。

V:看起来你好像很喜欢单亲家庭的生活。

MJ: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这是事实,因为我是个大孩子,现在我又透过一群真正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眼里看这个世界,我从他们那里学到的东西要比他们从我这里学到的东西多,我总是不断地在他们身上用事实证明什么是可行的,什么是不可行的,孩子们总是最好的判断者,如果你有孩子的话,就会明白这些了,这就是为什么《Harry Potter》会这么成功的原因——他是一部以家庭为导向的电影,在孩子哪儿你不会走错方向,我们需要更广阔的空间,这就是我一直都努力不在我的歌里唱一些反叛父母的歌词的原因,我不想那个样子,我的成长过程也不是那个样的。妈妈和Joseph(迈克尔的父亲)也不会说那样的话。 

V:Prince和Paris都听些什么? 

MJ:他们听我所有的音乐,也喜欢古典音乐,家里总是放这样的音乐,他们喜欢任何一支好听的舞曲。
 
V:如果你的孩子以你打下的江山为基础而成为一个流行音乐家,你会有什么感觉?
 
MJ: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件事,这会很艰难,我真的不知道,太难了,因为大多数名人的孩子都以自我破坏来终结生命,他们不能忍受火在父母的才华横溢之下,人们总是会对Fred Astaire Jr.说:“你会跳舞吗?”而他不会,他一点节奏感都没有,而他父亲却是个舞蹈天才,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得结束生命,我经常告诉我的孩子说:“你们不必非得唱歌,也不必非得跳舞,做你们想做的人吧,只要不伤害到别人就行,这才是最重要的。” 

V:一位艺人——过去的或是现在的——一直激励着你?

MJ:Stever Wonder是个音乐先知,所有Motown早期的艺人,披头士所有成员,我对SammyDavis  Jr.、Charlie Chaplin、Fred Astaire、Gene Kelly和Bill“Bojangles”Robinson都很着迷,他们是真正的演艺人员,靠的全都是真本事,而不是那些暗藏的机关和间歇的掌声;还有很多让人称赞的歌手,比如说Whitney Houston、Barbra Streisand和Johnny Mathis等,他们都是真正的自称流派者。Nat“King”Cole.很伟大,Marvin Gaye 、Sam Cooke——他们都很好笑。 

V:你在挑选参加30周年纪念的特别演唱会的演员中参与多少?

MJ:我根本就没参与。

V:你是怎样试着让一件事变得如此声势浩大而又特殊的呢?

MJ:信任。

V:在“911”期间有怎样的经历? 

MJ:我在纽约(9月10日和10日两天在麦迪逊花园广场刚刚表演完毕),沙特阿拉伯那里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说美国被袭击了,我马上看新闻,看到了两座摩天大楼的倒塌,当时的反映就是:“Oh.my God。”我沿着酒店的走廊对我们的人喊:“所有的人都出去,我们现在就离开!”Marlon Brando在酒店的这端,我们的保镖在另外一端,我们都集中起来,但Elizabeth在另外一家酒店,大家都尽可能快的离开那里,我们跳上车子,但却有一群女孩子在那里,她们在前一天晚上看过演唱会以后没有离开,现在她们都趴在车窗上,一路跟着车子尖叫着,Fans是如此的忠实,我们在新泽西避了一下。太不可思议了,我都要被吓死了。 

V:再透漏一个小秘密吧,说说平时有什么消遣活动?
 
MJ:我喜欢打水球仗,我们又一个水球馆,有一个红队和一个蓝队,还有吊索和加农炮,还有一个计分器,得分最多的人就是胜利者,每次游戏结束时,都是浑身湿透。如果我要去做某项体育活动,那就不得不让人见笑了,我不喜欢像篮球或是高尔夫这样的运动,篮球的竞争性太强了,网球也是,它们会让你感觉不愉快的,我不喜欢那样;我还喜欢去游乐园,看看动物,或是诸如此类的事。
 
V:在你的生命里,有没有什么梦想?

MJ:世界和平,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代会看到世界和平的这一天,而不是现在这种局面。

V:有没有对唱歌有过索然无味的感觉,或是觉得唱歌变成了一种工作?
 
MJ:唱歌一直都让我感觉很愉快,除非我身体不好时,平时我总是感觉唱歌很有意思,我还仍旧爱着音乐。 

V:很多人都把你看作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性人物,一个树立了至今仍存在于音乐中的某种标准的开拓者,从这里开始,Michael Jackson要朝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MJ:谢谢,谢谢。我对电影有着很深的感情,我想在电影媒介里开创一条新路——写剧本、导演、制作、带出一个全新的娱乐产业。

V:什么样的电影?你正在看脚本吗?

MJ:是的。

V:有感到寂寞的时候吗?

MJ:当然,如果我站在舞台上,那就会感觉很好,但你也可以让家里有一屋子人,而内心还是很孤单。我不是在抱怨,因为我觉得这对我的工作来说是一件好事。

V:说一说创作《Speechless》的灵感吧,这是一首很有感情的歌。

MJ:你会觉得吃惊的,我在德国和一群孩子一起,我们打了一次水球仗——我是认真的——之后我高兴极了,于是就跑到了他们的楼上,写了这首《Speechless》,是快乐激励着我,给了我灵感,我讨厌说这样的话,因为那是一首如此浪漫的歌,但它是在我大过那场水球仗之后的杰作,我很高兴,就在那儿创作出一首完整的作品。我感觉这首歌对当时那张专机来说已经足够地好了,再天赐的福分之外是魔法、惊叹和创造力。 

V:你收集什么东西吗?

MJ:我喜欢任何意见和Shirley Temple、Little Rascals、Three Stooges有关的东西,我喜欢Curly,因为太喜欢他,所以还为他编出一本书呢,我找到他的女儿,我们一起写了这本书。

V:有没有什么想要对Fans说的?

MJ:我喜欢Quincy Jones,我真的很喜欢他;我还想要告诉大家,不要凭听到什么甚至是读到的东西来判断一个人,除非你亲自听到当事人自己是怎么说的,现在有不少小报都追求轰动效应,不要落入他们的陷阱,我会把所有的小报带回,并一把火烧掉,其中有些小报想掩饰自己的本质,但他们依旧是小报。

V:最后,谈一谈你是如何让自己的创造力水到渠成的吧!

MJ:在这方面我不强迫自己,让它顺其自然吧,我不会做在钢琴前想,“现在我要写一首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歌了。”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我相信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这些东西就已经存在了,然后它又不偏不离的掉到你的脚前,这是世界上最可以给你精神鼓舞的事情,当它到来时,会随着所有伴奏一起而来:一连串的音符,贝司,鼓,歌词,而你只不过是一首完整的歌形成的一个媒介,是条渠道。有是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一首歌上——“词曲:迈克尔·杰克逊”——会有内疚的感觉,因为好像是天上早已把一切都做好了,就想米开朗基罗从意大利的采石场里发现一块巨大的雕刻一样,他会说:“里面是个沉睡着的天使。”之后他就要拿起锤子和凿子,只需要把这个沉睡着的天使放出来就可以了,一切都是现成的。

        (感谢ROSEMARY进行的相关整理工作)

————————完————————

阅读:
录入: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